一次难忘的摆小吃摊经历

1.思想,计划期间(4月中旬——5月初)

大概在今年4月份中旬,就已经为了没钱而焦虑了,虽然单位把一月份的一千多工资发了,但是也不能坐吃山空。

家里人都对我说,你要不要去厂子?

思来想去,还是没有不想去厂子,感觉什么都学不到(也可能我还是心气高)

浏览了网上信息,最终我一拍脑门,要不然做小吃吧。

于是乎,开始问家里人。

老爸老妈年轻时候做过小吃,但是已经二十几年没做了,提供不了什么帮助。

自己开始想了起来,最终决定去老爸干活的工地卖。

老爸说他们工地工人多,应该比较好卖,于是乎就这么确定了地点。

确定了地点后,就开始琢磨卖的东西,我一开始说要卖炒饼,但是老爸说从家里到工地炒饼捂了,不好吃,买的人自然少了。

老妈说,要不卖包子吧。

于是就决定卖包子。

当时老弟没有上班,正好没事,便决定一起骑着家里的带棚三轮去卖。

由于这期间老弟有点事,而原材料也没有准备,便拖到了五月份卖。

2.准备东西阶段(这一段全是价格,可以跳过)

所有东西差不多都是从某宝买的,期间也看了阿里巴巴,感觉差不多价,就从淘宝买了,其实成本没有多少。

(1)塑料袋(买了五种型号,因为不清楚具体用哪种。)

价格:35元,大概几千个。

(2)一次性手套(可以拿包子用)

价格:19.6元,500个

(3)泡沫箱子(保温用,保温箱太贵了)

价格:30.32元,8个

(4)一次性筷子(万一以后卖其他东西可以用,后来证明我想的太美了(:з」∠)

价格:29.5元,500双

(5)红薯粉条(做包子用,网上买想着便宜点)

价格:28.5元,5斤

(6)冰袋(运水时冻着用)

价格:15元,50个

(7)大瓶矿泉水(从工地的话,小瓶卖不出去)

价格:36元,3箱共27瓶

(8)罐装啤酒(瓶装的啤酒小吃摊不好回收,店里卖比较好)

价格:18元,2箱共20罐

(9)香醋(吃包子有的爱吃醋)

价格:10元,一桶

(10)二维码(说实话第一次打印自己的二维码还是比较新鲜的,哈哈)

价格:16元,支付宝一个,微信一个。

(11)交通工具

家里的带棚三轮,没棚的那个骑不了这么远。

(12)地点

离家里15公里,也就是30里地的工地门口

3.正式开始卖阶段

(第一天)

说实话,第一天去的时候,是真的挺倒腾的,可能也是一开始不习惯,当时提前一天晚上把馅料里的白菜弄好,包子只卖两种的:白菜粉条、韭菜鸡蛋。

然后第二天凌晨三点起床做饭(说实话第一天起晚了),收拾东西,跟着老弟开着三轮,上路了。

说实话,凌晨三点的廊坊,车不是很多,以前做过一个月加油员,所以知道夜间大车多。

坐在三轮车后座,旁边是装着包子的泡沫箱子,好久没三点起了很困,通过车窗看向窗外,夜被路灯照的很亮,仿佛离天明不远了。

到了地方时,由于前期的拖沓,已经快五点半了。

工地的工人们还没有上班,看着不远处的石棉瓦小二层房,看着周围已经在黑中露白,白中露蓝的天空,突然觉得一切都是很不真实起来。

把写着卖包子的纸牌摆好,工人们开始多了起来。

他们大多数的样子就是农民工的样子,很多人脸上都是困意,很多人的脸晒的感觉肌肉都不太会动了。

可能是第一天来,没有工人认识我们,虽然那天周围只有一个我们一个小吃摊,但是仍旧没有多少人买。

可以看得出,虽然老弟在社会上已经待了几年了,但是他仍旧有点紧张,我自己觉得还好,可能是以前那一个月的加油员的经历,也算是给别人推销过东西(办加油卡)。

陆陆续续,有几个工人来买包子了,一开始还比较不习惯,有点生涩的让他们扫贴在泡沫箱上的二维码,后来其实也没有多习惯(哈哈,毕竟是第一天)。

让我有点吃惊的是,所有人买包子时都不要醋,所有人。

第一天大概卖了二十多块钱,感觉也还行,当时订下的目标是卖出去了就行,感觉也还算满足,哈哈。

在卖饭之余,我观察了一下工地的工种。

因为老爸就是农民工,所以我对工地也大概有一点了解。

我爸是钢筋工,每日工资300。

除此之外,工地还有搬砖工,每日工资200。

还有电工,工资不清楚。

还有木工,工资大概在400以上。

挣得都是辛苦钱。

工地大多数都是男的,男的又分为大概三钟(我看到的)。

有农民工工人,大多数是上了岁数,小年轻很少干这个。

有包工头,他们很多都是脸微肥,肚子微胖,有点“官气”

还有一些比较年轻的男生,目测可能是大学生,学的土方这些?来当技术员。

女的我只在那个二层石棉瓦房见过,比较年轻,不知道是什么职位。

包子包了四十多个,一块一个,没有卖完,但是起码第一天,也算赚钱了,觉得还可以。

然后就是回家了。

(第二天)——更新于6.14

最近事情有些多,很多细节都忘了,没有及时记录的后果(:з」∠),只记得第二天起的也是很早,但是依旧没有赚多少。

(第三天)——更新于6.14

第三天也是依旧准备着,但是由于前两天的失败,这次重新制订了计划——分头卖!

于是乎,我去了一个工地门口,老弟去了另一个工地门口,我们开始了分头准备。

老弟先是骑着三轮带我到了那个工地门口,然后他就走了,当时差不多6点吧,工人稀稀拉拉的来了几个,但也不多。

我一个人把桌子摆好,两个口味的包子放在桌子上,有一个泡沫箱子里面还装着温和的茶叶蛋。

摆好打印的纸质二维码,还有一旁的塑料袋,写着包子的纸板,开始卖了。

当时天有点冷,毕竟太早了,我们也是第一次到那里卖,来往的工人由于不熟悉,很少有人买。

站了一会,工地的门口出现了一个包工头(目测他站在那里是为了给工人发口罩),他看到了我,就跟我聊了两句,但是我也不会聊天,加上他年纪得有四五十了,就尬聊。

他问我是不是本地的,还叫我多来几天,他们这边没有卖早饭的,我都说好(我当时是在刻意模仿那种有点方言的口气跟他说的,现在想来好傻……,因为我怕被他看出来我没有什么社会经验……)

聊了两句,他就问我有没有对象,我说我有了,我跟对象一起出来的,他就没说什么了。

又过了一会,他又跟我聊了一会,然后给了我个口罩,我道了谢,他就去忙工人的事了。

又站了会,终于来了生意,有个路过的工人买了两个包子(应该是两个,有些记不清了。)

然后陆陆续续又来了几个工人,期间还有一个过路的美团外卖员买了八个包子,那真的是当天的最大数额了……

没过多久,我弟骑着车过来了,他说他那边卖的很好,因为那边早餐摊少,他旁边就是油条,还得等着,包子是买了就能走,所以卖的好,刚摆出摊来就卖没了。

我这边,由于平时实在没有早餐摊,所以卖的人少,很多工人都带饭了。

又陆陆续续卖了一会,没什么人买,还有个小职员过来了,我老弟跟他聊了会,他就走了。

到了六点半,工地已经关门,没什么人过来了,我们也收摊了,因为再到7点,城管就上班了(当时才五月初,国家还没有鼓励摆摊的政策,城管还是要管的。)

回去算了算,这一天的收益到达了60多块,这也让我和老弟看到了希望。

不过毕竟摆摊挣钱这件事本来就不稳定,接下来两天,就比较难了。

(第四天)——更新于6.14

第三天回去以后,下午那个包工头又给我发了微信,问我还去不,我说去,他就又尬聊了几句,我就没怎么回了(感觉他就是好不容易看到小姑娘了,想聊两句,我是真的不想跟他聊这些。)

第四天,由于一些原因(具体是什么忘了,好像是菜不够),没有去,这一天,遭到了老妈的打击。

譬如:要不然别干了,你们瞎倒腾半天也没用的这类话。

老妈是个特别善于自我否定的人,她的这种观念,导致我跟我弟很多时候,遇到事情第一想法就是自我否定,很自卑,我现在也在慢慢改正这种思想。

我说不试试怎么知道,然后准备准备,第五天。出发了。

(第五天)——更新于6.14

第五天,最惨淡的一天,来了。

那个包工头,在第四天下午,又给我发微信了,一些有的没的,我一句没有搭理他。

由于老弟在他第三天卖的那个工地卖的比较好,所以我们一致决定一起去那个工地卖。

然而,去到那里,才发现那边已经有了七个早餐铺子了,没错,七个,一个一百多人的工地,已经有了七个早餐铺子,这证明在国家出台摆摊政策之前,摆摊的竞争就已经比较激烈了,毕竟当时疫情还未完全放缓,许多人都没有工作,大家都要吃口饭的嘛。

我们先是在门口卖,然后工人们是从道的那边一路向门口走,到了我们这里都买完了。

我们意识到的时候有点晚了,赶忙换地方,到最接近路口的地方卖,但是已经晚了,人流高峰期已经错过了,所以这一天,只挣了十多块。

回去的路上,老弟问我还要不要干,我看着窗外的那条已经走了几天的路,当时还是早晨,天有点灰蒙蒙的,说算了,累又挣不到钱,算了。

回去以后,我就把那个包工头删了。

(总结)

这次的卖包子经历,起于五月初,只卖了五天,以失败而告终。

失败原因:

1.包子成色不好,别人家的包子都是专业蒸屉蒸出来的,发白,我们的包子是自己家锅真的,虽然真材实料,但是发黄,卖相不好。

2.早餐小摊太多,竞争激烈,挣得钱太少。

3.资金不多,家里比较反对,认为我们只是小孩子闹着玩,加之生意惨淡,无法长期坚持。

4.这点是我的原因,但是我比较焦虑,幼儿园还没开工,老弟也比较焦虑,因为他也没有工作,我爸一直让他干钢筋工去,他心里也不愿意去,所以才答应跟我出来摆摊。

生意惨淡,我们两个都很焦虑,每天凌晨两点就得起,还赚不到钱,每天我们两个都吵架,我不想再吵架了,放弃了长期坚持的打算。

————

(最后)

总之,这次的失败是多方面的,但是饶是如此。以后如果有机会,我还是会出来看看的。

说实话当时五月初,怎么也没有想到国家在六月开始鼓励摆摊了,说实话我觉得大部分的摊可能都挣不到什么钱,这个可能也是国家的一个临时应对失业人数过多的政策。

昨天是6月13日,北京又爆出来了几十例患者,今年太难了。

幼儿园说6月8日开学,结果只要一部分员工,我还在找兼职,话务员什么的,只能是继续努力。

今天是6月14日,跟朋友出去玩,她对象是摆摊的,以前就干过,比较有经验,她建议我也许可以去夜市摆摊,卖点小饰品什么的。

我想了想,一个人住在员工宿舍,连交通工具都没有,还是作罢。

目前天天找日结的工作,还在盼着幼儿园开学,但是也许到了7月都够呛了。

花呗还欠着一千五百多,钱也不好意思管家里要了,自己挣吧。

前些天看到b站的《后浪》宣传片,作为没有“后浪”的那样优越条件的我,只想对自己说一句:

奔涌吧,泡沫!

原创文章,作者:admin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xaqu.cn/archives/64.html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